启迪杂志社官网
当前位置:启迪杂志 > 杂志论文 > 正文

《滕王阁序》三题之我见

发布时间:2021-06-17 人气:

  一.“四美具”是哪四美?
  在《滕王阁序》一文中,以下几句写的是滕王阁宴会的具体内容:“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四美具,二难并。”
  文中告诉我们,宴会的第一件美事是——“听”乐器排箫的演奏。乐器“籁”发出的声音清脆悦耳,使人听了感到如沐清风。写出籁的演奏产生的艺术效果,听众的感受非常舒畅。
  宴上第二件美事,是“欣赏”纤细柔美的抒情歌曲。“纤歌凝而白云遏”。优美动听的纤歌,吸引了天空流动飘悠的白云,不得不停下脚步,,驻听美妙的纤歌,其艺术感染力、听众的愉悦感受可想而知。
  宴会上的第三件美事是“畅饮美酒”“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今日盛宴好比当年梁园雅集,诸位宾客开怀畅饮,酒量胜过善饮的陶渊明。
  宴会第四件美事是“赋诗助兴”。“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礼赞宴会上众宾客赋诗雅兴之盛况。
  作者写了宴会上的四件“美事”后,紧接着用“四美具,二难并”及时作了小结。这里的“美具”,不是明摆着的“四美”吗——听乐器“籁”的演奏,赏“纤歌”的演唱,畅饮美酒,赋诗助兴。然而在不少流行的资料版本中[1][2],却把“四美具”注释翻译成什么:
  A音乐与饮食,文章与语言;B良辰美景,赏心乐事。
  根据文意,“四美”是指四件具体的令人愉悦享受的美好的事,而不是四个抽象空洞诸如什么“音乐”“文章”“语言”等宽泛的概念,还是让我们在读懂读熟原文上对相关的字词句,做到细细咀嚼,慢慢品味,反复揣摩,认真研判上花力气,下功夫。切忌脱离原文,架空分析,或做一些牵强附会的,没有必要的旁征博引,不要把明摆着的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二.“一言均赋”是什么意思?
  作者在《滕王阁序》的最后一段中有个“申言”:“敢竭鄙怀,恭疏短引,一言均赋,四韵俱成”。这四句的意思是:我不揣浅陋,竭尽心力,写出了一篇短引——通篇是赋的《滕王阁序》,又写成了一首合四韵的《滕王阁诗》。文意隐含表白——我写出的赋《滕王阁序》及诗是抛的砖,是为了引出在场的“群公”写出你们各自的赋(登高作赋,是所望于群公),写成你们各自充满“潘江”“陆海”那样的文学才华的诗来。
  四句申言写得委婉而谦虚,符合作者“三尺微命,一介书生”的身份地位。
  在各种不同的版本中[3],对“一言均赋”的注释,译文歧义多多,大概有以下几种:
  1.回避:在有的版本中,不管是注释还是翻译,对“一言均赋”这句都采取,不闻不问,跳过去,不注释、不翻译的回避做法。
  2.把这句中的“一言”理解的“一首诗”“一首四韵小诗”。译文有:“每人都写一首诗”,“我的一首四韵小诗已写成。”
  3.把“一言均赋”中的“赋”当成动词,作“辅陈”理解。译文如:“把所有的话语都辅陈出来。”“我这首诗辅陈出来,成为四韵小诗。”
  4.把“一言均赋”译成“一言定题,齐来赋咏”。
  5.把“一言均赋”译为“在座的诸位,都按各自分到的韵字赋诗”。
  造成以上种种不同译文的原因,集中在对“一言均赋”中的“一”“言”“赋”的不同理解上。
  先说这句中的“一”。此句中的“一”是一个副词,“一言”可以当“全篇”“通篇”“整篇”讲。
  次说句中的“言”,有人把此句中的“言”当“诗”讲,即“一言”为“一首诗”。其实“一言均赋”中的“言”就是前句中“登高作赋”中的赋。即作者当众当场写出的《滕王阁序》一文。“一言均赋”此句主语是“一言”,谓语是“均赋”,与下句中的“四韵俱成”都是主谓结构的判断句。
  “一言均赋”承接的上句是“恭疏短引”,“引”即引言,指《滕王阁序》一文。这句是对上句中的“引”在体裁文学样式上作的补充说明。
  最后说“一言均赋”中的“赋”。不少版本把这句中的“赋”看成是动词,或注释或翻译成“铺陈”,“写”,“作”,“赋咏”等。
  有一个版本把“一言均赋”译成“在座的诸位都按各自分到的韵字赋诗”。从译文看这像是老师在给学生布置作业或长辈领导在给晚辈下级下达任务。“敢竭鄙怀,恭疏短引,一言均赋,四韵俱成”这四句话都是我————作者自己对群公讲的话。这种译法与“三尺微命,一介书生”的王勃的身份、地位相悖,作者王勃不会,不能,也不敢以这种不礼貌的口气对在场的有地位、有影响的“群公”大佬们这样说话的。
  “一言均赋”中的“赋”在这个具体的语言环境中,不当动词用,而是名词————(双破折号何意?)文体名称“赋”。作者申言,我写的《滕王阁序》一文是一篇“赋”。
  “一言均赋”中的“言”是《滕王阁序》一文,而不是“诗”,下句“四韵俱成”才指的是诗。把“一言均赋”译成“每人都写一首诗”,“我的一首四韵小诗已写成”是不符合文意的。
  我们在正确理解词义、句义、诗意、文意的过程中,有一个基本原则必须遵守即:字不离词,词不离句,句不离节段,节段不离篇。把字词句放在具体的语言环境中考量、体味、揣摩、研判。具体操作时遇到难解、不懂、吃不准的地方,可以接下去读,倒回去看,连起来想。在相对整体的语言环境中反复揣摩,细细咀嚼,认真研判,切忌离开具体语言环境架空分析,主观臆断,或作一些牵强的引经据典。
  三.王勃在《滕王阁序》中,临别赠的什么言?
  《滕王阁序》最后一段,作者在一声“呜呼”长叹后,发出“胜地不常,盛筵难再”的感慨。接着又用“兰亭已矣,梓泽丘墟”两个典故,加以例证说明,随后来了一句“临别赠言”。看到此处,我们不禁要问,作者临别赠的什么言?
  笔者翻看众多版本[4],对“临别赠言”的理解译文大致有以下几种:
  1.回避。在译文中,当这句不存在,跳過去不译!
  2.把《滕王阁序》一文,当成作者临别赠的“言”。如译之:“临别时赠送正言,以互相勉励,在此指《滕王阁序》一文”。“承蒙这个宴会的恩赐,让我临别时作了这一篇序文”。这与上面的译文相近,仍把《滕王阁序》一文当作临别赠送的“言”。
  对此,笔者有不同看法。经反复阅读前后文,仔细揣摩,笔者认为,“临别赠言”是这段的中心句,这段的主要内容就是写的“临别赠言”,其具体内容有以下三点:
  A带有奉承表示感谢的客气话:“幸承恩于伟饯”。感谢主人阎公的邀请、允许,感激各界(政界,军界,文学界)名流大佬们的接纳,陪伴。“承恩”“伟饯”等词语,感谢之意,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这是作者临别赠言的第一点。
  B临别赠言的第二点,重点落在“望”“请”二字上。第一个“望”:“登高作赋,是所望于群公”。我(作者)热切地盼望,真诚地希望“群公”们各自登高作赋。第二个“请”:恭请恳请到场的群公“洒潘江,倾陆海”充分发挥各自的文学才华,写成你们各自心中的“四韵”八句诗。
  C作者临别赠言的第三点是申言表白解释:“敢竭鄙怀,恭疏短引,一言均赋,四韵俱成。”作者向众宾客申言:我用赋体写出的《滕王阁序》及合“四韵”写成的“滕王阁诗”,是抛砖之作,那是为了引出各位出席宴会的嘉宾大佬手上的赋,心中的诗。
  委婉,谦虚的申言是解释,是表白,很得体到位。以上“感谢”“期盼”“申言”三点就是作者临别赠言的具体内容。
  作者“临别赠言”的“言”,不是《滕王阁序》一文。如果我们从此句倒回去读,上文已有“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已讲明,今天我遇到了懂行识货的钟期(各位在场的主客嘉宾),奏流水(借指《滕王阁序》一文)以何惭。既然当场当众已奏“流水”,就用不着临别再赠之,那样就重复啰嗦了。
  参考文献
  [1] 程卫宾 《滕王阁序》“四美”鉴赏[J] 语文天地 2017.5 51-52
  [2] 晏冉 《滕王阁序》与四美具[J] 语文教学与研究 2017.8 38
  [3] 何永顺 《滕王阁序》值得商榷的几个问题[J] 中学语文(读写新空间) 2017.28 80-81
  [4] 任晓卉 论《滕王阁序》的主旨是什么-—兼与江锐老师商榷[J] 语文学习 2018.3 49-52
  南京市栖霞区教育局退休教师协会 江苏省 南京市 唐家恒

相关推荐